您的位置: 体坛快讯 >本文

在《道德经》译解领域, 与无尤是一座令人无法逾越的高峰

发布时间:2022-01-13 11:13:01   来源:天天快报    作者: bf  
导语: 本文是由四川省眉山市的网友投稿,经过编辑发布关于"在《道德经》译解领域, 与无尤是一座令人无法逾越的高峰"的内容介绍

与无尤被称为“千年解老第一人”,最初我对这个称谓是不屑一顾的,但自从读了《与无尤对位译解道德经》后,我才觉得这一称谓,除了与无尤,其他任何人都受不起。

历史上注解道德经最知名的当属河上公和王弼,而当代注解道德经最知名的当属陈鼓应、任继愈、傅佩荣、南怀瑾等,其中又以陈鼓应影响力最大,而傅佩荣最活跃。

河上公被尊为方仙道的创始人,他对道德经的注解更多的是为其方仙道提供理论基础,因而偏离老子的本意较远。

王弼版道德经就是今天人们所说的“流行本”,是后来人们研究道德经的主要底本,同时,后人注解道德经也多是在王弼注解的基础上发展而来,陈鼓应和傅佩荣是王弼的忠实粉丝。相比于其他道德经版本,王弼本确实最合理、最流畅,我也是认可王弼本的。但由于王弼的注解没有字词释义,而是直接注解,加上历史久远,有些章节的内容不容易明确,且王弼毕竟年轻,对道德经的理解尚不能够融会贯通,从而导致其注解存在的问题不少。

不得不承认,陈鼓应和傅佩荣在王弼注解的基础上前进了一大步,这也是他俩之所以在当代影响力比较大的原因。但限于学院派学者的思维局限性和经验局限性,陈鼓应和傅佩荣对道德经的注解存在致命的缺陷,那就是与无尤所说的“降格解读”。也就是说,陈鼓应和傅佩荣根本没有对上老子的本意,因为他们在格局和境界上差老子太远。

相比陈鼓应和傅佩荣的降格注解,与无尤是我见过的第一位真正做到了对道德经的“对位解读”的大师,这让我精神大振,从而解开了我很多对于道德经的困惑。

比如,道德经第二十三章,原文是这样的:“希言,自然。故飘风不终朝,骤雨不终日。孰为此者?天地。天地尚不能久,而况于人乎?故从事于道者,同于道;德者,同于德;失者,同于失。同于德者,道亦德之;同于失者,道亦失之。信不足焉,有不信焉。”陈鼓应的翻译是:“少发教令是合于自然的。所以狂风刮不到一早晨,暴雨下不了一整天。谁使它这样的?是天地。天地的狂暴都不能持久,何况人呢?所以从事于道的人,就合于道;从事于德的人,就合于德;表现失道失德的人,就会丧失所有。同于德的行为,道会得到他;行为失德的,道也会抛弃他。统治者的诚信不足,人民自然不相信他。”傅佩荣的翻译是这样的:“少说话,才合乎自己如此的状态。所以狂风不会持续吹一早上,暴雨不会持续下一整天。是谁造成这种现象呢?是天地。连天地的特殊运作都还不能持久,何况人呢?所以,积极求道的人,与道同行;修德的人,所认同的是有德;失德的人,所认同的是无德。认同有德的人,道也会获得他;认同无德的人,道也会失去他。统治者的诚信不足,人民就不信任他。”可以看到,他们两个的翻译差不多,意思雷同。这样的翻译实在令人摸不着头脑,东一下西一下的,一点逻辑性都没有。第一句说“少说话,才合乎自己如此的状态(希言,自然)”,后面突然转到了“所以狂风不会持续吹一早上……(故飘风不终朝……)”,最后突然又来了一句“统治者的诚信不足,人民就不信任他(信不足焉,有不信焉)”,这三部分之间有半毛钱关系吗?堂堂的哲学教授,难道看不出这么明显的逻辑问题吗?

我们再看与无尤的翻译:“有些不常听到的话,反而更接近事物的本来面目。所以狂风不会持续吹一个早上,暴雨下不了一整天。是谁造成狂风和暴雨的呢?是天地。天地的妄作非为尚且不能长久,更何况人呢?所以,修道的人一定要与道同合;修德的人,一定要与德同合;妄作非为的人,一定是背离了道。与德同合的人,道也会亲近他;背离德的人,道也会远离他。有的人对这些话的相信程度不够,有的人根本不相信这些话。”与无尤把“希言,自然”翻译为“有些不常听到的话,反而更接近事物的本来面目”,把“信不足焉,有不信焉”翻译为“有的人对这些话的相信程度不够,有的人根本不相信这些话”,“希言”指的就是“故飘风不终朝……道亦失之”这段话。这样一下子就让人豁然开朗了,把本章中的三部分内容紧密地连接成了一个整体,不管是在含义上,还是在逻辑上,都非常完整,非常合理。

在整个道德经的八十一章中,类似上面的悬殊对比实在太多了,比如第一章、第二章、第八章、第十一章、第十二章、第十三章、第十四章、第十六章、第十八章、第二十章等等,很多很多。

同时,与无尤把道德经中的 “道、德、无、有、无为、无为而治”等24个基本概念一一做了澄清,对道德经的内在逻辑做了明确而详细的说明,有史以来,是与无尤第一个把道德经的内涵梳理得如此清清楚楚,明明白白。而这些在陈鼓应和傅佩荣身上完全是一塌糊涂,即使你读完了他们的书、听完了他们的讲座,你对道德经依然是一头雾水的,因为他们自己对道德经的基本概念都搞不清楚。

从这样的对比中,我们既能看到陈鼓应和傅佩荣对道德经注解的诸多缺陷,也能看出与无尤对道德经注解的巨大优势,与无尤对陈鼓应和傅佩荣直接构成了碾压之势。

陈鼓应和傅佩荣是当代道德经注解领域最大的两个权威,他俩尚且如此,何况那些水平更差的教授们了。因此,我一万个认同与无尤是“千年解老第一人”。我甚至认为可以把《与无尤对位译解道德经》作为道德经注解的标准读本,由官方进行全国普及。


本文网址:http://sport.ttkbao.com/news/22763.html

声明:本站原创/投稿文章所有权归天天快报所有,转载务必注明来源;文章仅代表原作者观点,不代表天天快报立场;如有侵权、违规,可直接反馈本站,我们将会作删除处理。

网友评价

来自四川省眉山市的热心网友评价:

山重水复疑无路,柳暗花明又一村 ^o^

19

来自广东省茂名市的热心网友评价:

新帖,留名

19

来自内蒙古自治区呼伦贝尔市的热心网友评价:

关注

19

来自山东省乐陵市的热心网友评价:

顶楼主。一直在追帖

19

来自江苏省句容市的热心网友评价:

签到。

19